【短文】恶灵——第一画
柳铃
撰写于 2023年 06月 30 日

前言

  之前发过一篇短文,是很久的存货了。这是最近编的一个故事,没有草稿。读着可能会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,且比较压抑死寂。
  而且,在细节和基础的表述的处理上,很差劲,读起来会感觉情节很快,没有什么感觉,也不大会有代入感或者什么思考。对我来说,这是一个无聊的故事,几乎不可能对它产生什么兴趣,更不要说耐心读下去了。
  标题里的第一画,指的是故事的第一个画面。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。
  至于文笔嘛,能力有限,还请多多关照哦,谢谢你。

内容

  一片片的森林,无尽的山峰,连绵不尽,即便是天空的鸟儿,也无法猜想外面有些什么。

  “斯蒂娜,魔法已经分出界限,你似乎又赢了。”

  树叶随风飘扬发出声响,花瓣飞舞,撒落地面。

  “看,弗洛。这个石头不是很漂亮嘛?”

  “斯蒂娜,是的。我想,就在这里吧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

  山外有风,风不止。有云,盘踞山峰。风云变换不息,日月星辰轮回不止。

  是夜。

  晴空万里,月圆高挂,星河如丝,随花香飘逸。七月十五,中元节。

  中元节,有传闻是鬼门大开之时,一年中阴气最重的时候,是个没有欢笑的节日。可传闻便是传闻,无人知其真假,只知其节日。

  按照惯例,中元节是要烧纸的,要祭奠已故的亲人。时代变迁,世事无常,大部分人的祖坟已经无处可寻了,本是要在坟前烧纸为好。现又有警察来回巡查,不许点火。到也只在偏僻角落可见一簇簇的火堆,烧纸的人多伤感或平静,蹲在那不知道想着些什么。

  如果是在中元节过生日,或许会有种特别的感受,因为这本是小鬼的节日,又或许,会害怕,害怕着死亡,害怕着活着,以至于或麻木习惯。

  突然的一阵风,裹卷着窒息又让人沉迷的香气袭来。感受到逐渐无法呼吸,心中却莫名淡淡的幸福,望了最后一眼河岸,缓缓倒在了石头上,如同睡着了一样。

  他做了一件不好的事情,自杀了,回到了出生之源。

  阴阳两界,生死之分。彼岸花开,忘而无返。

  天空一片黑暗,仅有点点微光点缀,显的格外明亮。

  这是一片空地,杂草丛生。空地中间是一眼雕塑,一朵散着淡蓝色花的雕塑,周遭的水池冒着烟气,只让人觉得寒冷。雕塑是破旧的,已是破败。

  这里不会喜欢有风,风是凌冽的,恐怖的。

  风过树停烟雾散,他们也逐个从空中浮现出来,目光空洞,身体麻木,奇怪的是反而看不清模样,似乎长得都一样。如同动物一样,追着风远去的方向,顺着踩出来的路,不约而同的晃晃悠悠走了过去,没有什么目的。

  他们似乎是一群被某种力量牵引的低级动物。

  “喵~”追着风,一只黑猫跳到了树冠上,望着愈来愈快的风,只回头望了一眼雕塑,便又跳到了另一颗树上,追随风而去。

  失去了风,这里再一次平静了下来。没有了生机,没有了任何波动。忽然,天空闪过一颗颗流星,从东方划向西方。七月总是奇特的。

  雕塑的光芒被流星带走了,流星是蓝色的,愈发明亮,雕塑却愈发黯淡。流星划过,雕塑也失去了光亮。

  “小子,别躲了。”

  “呼……嗯……”

  “我从来没有帮过任何一个东西。但现在我可以帮你,活着回去。”

  不知道从何处传来的声音,无论换成什么角度,似乎都是在身后。在说完这些后,声音也似乎随之消失了,许久不再响起。

  他感到十分绝望,害怕。因为他还有着神智,能够思考。不知道这是不是惩罚。

  四周寂静无声,似乎完全不存在着什么生命,没有任何声响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天依旧是黑的,天已经不能作为判断依据了。

  他和恶灵做了一个小交易,在他生日的那天。那还是很小的时候,是生日的夜晚,独自一人在屋外玩的他在一棵树下遇到了恶灵。恶灵是一只白猫的样子,躺在树根旁,远远望去很普通,但靠近它,你才能感受到一种直达灵魂的寒冷,令人窒息。

  恶灵说,它想要一个人七十年的命途,用来当做它的祭礼。它可以给那个人实现一个愿望,不过是死去后才能实现的愿望。它已经问了好多人,没有人真正的愿意。它已经累了,它想抓一个人。

  小男孩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吓的脸色苍白。

  但它又说,它不能抓,因为这是祭礼。

  祭礼?祭礼是什么?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。小男孩这样僵了好久,恶灵没有什么动作,没有再说什么,但似乎也没有放他走的意思。

  你知道池塘边的那颗橘子树,对嘛?恶灵突然说到。

  小男孩没有回应,他已经不能思考。

  我们做一个交易吧!这是恶灵的最后一句话。

  恶灵的交易很简单,他死,它活。它帮他,他帮它。

  恶灵的话小男孩听不懂,但似乎……他活不久了。

  但他知道,肯定不是自杀,而是死去。

  四周的寂静是极其可怕的,虽然知道自己已经死了,现在的自己多半是一个鬼。现在,没有任何人能帮他。

  刚才是谁在说话……它为什么要这么说……为什么我出现在这里……这……是惩罚……吗?

  没有风,树叶没有晃动。天空黑暗,没有雕塑的辉光,仅靠星光,甚至看不到前面的树干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困了,不觉间,慢慢的,靠在雕塑旁的树后闭上了眼睛。

【短文】恶灵——第一画

前言

  之前发过一篇短文,是很久的存货了。这是最近编的一个故事,没有草稿。读着可能会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,且比较压抑死寂。
  而且,在细节和基础的表述的处理上,很差劲,读起来会感觉情节很快,没有什么感觉,也不大会有代入感或者什么思考。对我来说,这是一个无聊的故事,几乎不可能对它产生什么兴趣,更不要说耐心读下去了。
  标题里的第一画,指的是故事的第一个画面。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。
  至于文笔嘛,能力有限,还请多多关照哦,谢谢你。

内容

  一片片的森林,无尽的山峰,连绵不尽,即便是天空的鸟儿,也无法猜想外面有些什么。

  “斯蒂娜,魔法已经分出界限,你似乎又赢了。”

  树叶随风飘扬发出声响,花瓣飞舞,撒落地面。

  “看,弗洛。这个石头不是很漂亮嘛?”

  “斯蒂娜,是的。我想,就在这里吧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

  山外有风,风不止。有云,盘踞山峰。风云变换不息,日月星辰轮回不止。

  是夜。

  晴空万里,月圆高挂,星河如丝,随花香飘逸。七月十五,中元节。

  中元节,有传闻是鬼门大开之时,一年中阴气最重的时候,是个没有欢笑的节日。可传闻便是传闻,无人知其真假,只知其节日。

  按照惯例,中元节是要烧纸的,要祭奠已故的亲人。时代变迁,世事无常,大部分人的祖坟已经无处可寻了,本是要在坟前烧纸为好。现又有警察来回巡查,不许点火。到也只在偏僻角落可见一簇簇的火堆,烧纸的人多伤感或平静,蹲在那不知道想着些什么。

  如果是在中元节过生日,或许会有种特别的感受,因为这本是小鬼的节日,又或许,会害怕,害怕着死亡,害怕着活着,以至于或麻木习惯。

  突然的一阵风,裹卷着窒息又让人沉迷的香气袭来。感受到逐渐无法呼吸,心中却莫名淡淡的幸福,望了最后一眼河岸,缓缓倒在了石头上,如同睡着了一样。

  他做了一件不好的事情,自杀了,回到了出生之源。

  阴阳两界,生死之分。彼岸花开,忘而无返。

  天空一片黑暗,仅有点点微光点缀,显的格外明亮。

  这是一片空地,杂草丛生。空地中间是一眼雕塑,一朵散着淡蓝色花的雕塑,周遭的水池冒着烟气,只让人觉得寒冷。雕塑是破旧的,已是破败。

  这里不会喜欢有风,风是凌冽的,恐怖的。

  风过树停烟雾散,他们也逐个从空中浮现出来,目光空洞,身体麻木,奇怪的是反而看不清模样,似乎长得都一样。如同动物一样,追着风远去的方向,顺着踩出来的路,不约而同的晃晃悠悠走了过去,没有什么目的。

  他们似乎是一群被某种力量牵引的低级动物。

  “喵~”追着风,一只黑猫跳到了树冠上,望着愈来愈快的风,只回头望了一眼雕塑,便又跳到了另一颗树上,追随风而去。

  失去了风,这里再一次平静了下来。没有了生机,没有了任何波动。忽然,天空闪过一颗颗流星,从东方划向西方。七月总是奇特的。

  雕塑的光芒被流星带走了,流星是蓝色的,愈发明亮,雕塑却愈发黯淡。流星划过,雕塑也失去了光亮。

  “小子,别躲了。”

  “呼……嗯……”

  “我从来没有帮过任何一个东西。但现在我可以帮你,活着回去。”

  不知道从何处传来的声音,无论换成什么角度,似乎都是在身后。在说完这些后,声音也似乎随之消失了,许久不再响起。

  他感到十分绝望,害怕。因为他还有着神智,能够思考。不知道这是不是惩罚。

  四周寂静无声,似乎完全不存在着什么生命,没有任何声响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天依旧是黑的,天已经不能作为判断依据了。

  他和恶灵做了一个小交易,在他生日的那天。那还是很小的时候,是生日的夜晚,独自一人在屋外玩的他在一棵树下遇到了恶灵。恶灵是一只白猫的样子,躺在树根旁,远远望去很普通,但靠近它,你才能感受到一种直达灵魂的寒冷,令人窒息。

  恶灵说,它想要一个人七十年的命途,用来当做它的祭礼。它可以给那个人实现一个愿望,不过是死去后才能实现的愿望。它已经问了好多人,没有人真正的愿意。它已经累了,它想抓一个人。

  小男孩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吓的脸色苍白。

  但它又说,它不能抓,因为这是祭礼。

  祭礼?祭礼是什么?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。小男孩这样僵了好久,恶灵没有什么动作,没有再说什么,但似乎也没有放他走的意思。

  你知道池塘边的那颗橘子树,对嘛?恶灵突然说到。

  小男孩没有回应,他已经不能思考。

  我们做一个交易吧!这是恶灵的最后一句话。

  恶灵的交易很简单,他死,它活。它帮他,他帮它。

  恶灵的话小男孩听不懂,但似乎……他活不久了。

  但他知道,肯定不是自杀,而是死去。

  四周的寂静是极其可怕的,虽然知道自己已经死了,现在的自己多半是一个鬼。现在,没有任何人能帮他。

  刚才是谁在说话……它为什么要这么说……为什么我出现在这里……这……是惩罚……吗?

  没有风,树叶没有晃动。天空黑暗,没有雕塑的辉光,仅靠星光,甚至看不到前面的树干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困了,不觉间,慢慢的,靠在雕塑旁的树后闭上了眼睛。


赞 (3)

评论区(1条评论)

啊哦,评论功能已关闭~


柳铃
博主
  

补充:最后那块灵感有些枯竭哩……所以结尾的有点匆忙。反正整个也没有草稿,打草稿什么的真的是令人头疼的事。

0